首页>闲臣风流>第五百一十三章 回光(求票)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五百一十三章 回光(求票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朱伦迟疑了片刻,道:“是有个难事,我不知道该怎么选?严嵩你刚才也说,官场从来都是凶险莫名,行差一步,那就是万丈深渊。”

  “可是,别人开出的利益却让你无法抗拒,是不是?”严嵩喃喃自语,他的声音有点小,显得老态龙钟深思昏然。

  “确实是,不怕严嵩你笑话,那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啊!”昨天邹应龙约朱伦在《竹里馆》密会,请锦衣卫支持徐门所做的一切决策。并开出价码,一旦事成,许他一个锦衣佥事的官职。

  锦衣卫官职是这么设置的,设正三品锦衣卫指挥使一人,从三品指挥同知两人,正四品佥事两人,从四品镇抚两人。

  两个镇抚使自然是北衙和南衙镇抚,小朱现在正执掌北衙。

  而他的叔父朱希忠则任锦衣卫指使。

  朱伦如果想再进一步,就只能去做同知和佥事了。

  按说,同知是指挥使的副手,还要高半品,可这个官职就是个辅助,没多大意思。

  在整个锦衣卫系统中,真正有权势的是佥事。

  佥等同于签,是有签字权的。掌管机要,关键时刻是可以参与决策。碰到强势的佥事,比如当年的陆炳,甚至能压指挥使一头。

  朱伦能够做北镇抚司镇抚,全靠朱希忠一手提携,再想往上已经没有可能了。再往上,都是有爵位在身的勋戚,现在的他的仕途已经遇到透明天花板了。

  从分管一个部门的领导一跃统管全局,对小朱来说,实在是难以抗拒的诱惑。

  严嵩:“朱大人,其实,你是勋戚,外朝的事情不用过问的,平平安安一生活不好吗?”

  朱伦不说话,只定定地看着炉火。

  看着他年轻的脸和眼睛里闪烁的野心的光芒,严嵩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,也理解了。叹息一声,道:“是啊,看山是山那是老年人的事情。在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之前,首先得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,任何人都要经历那个过程。这事你可以问问你叔父,看他怎么选。”

  朱伦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一切以叔父的意旨为准?”

  严嵩呢喃:“你和他反着选就是了。”

  “反着选,何解,严嵩,严嵩……”

  耳边传来严嵩轻轻的鼾声,这老头已经睡着了。

  从严嵩的牢房出来,一个心腹低声禀告:“镇抚使,据小的们来报,东厂的人在盯梢你。而且,东厂那边所有人员都不再外派,全数在京候命。”

  朱伦一惊,气得脸都红了:“陈洪也动手了,连我也盯梢?”

  那心腹:“镇抚使,这是要开战啊!是可忍,孰不可忍,要不,咱们给那些尾巴一点厉害瞧瞧?”

  “不用,由他们去。”

  “镇抚使……”

  “我说不用。”朱伦冷冷地笑起来:“那些混帐东西大约还忘记了,他们也是锦衣亲军,却胳膊肘往外拐,倒是忘记自己端的是谁家的饭碗。”

  东厂说是由太监掌管的特务机关,其实整个厂子里的编制中只有陈洪一个人是太监,其他的番子都从锦衣亲军中选拔。

  出了北衙,朱伦急冲冲去了叔父朱希忠的陈国公府。

  依旧是那间空荡荡的水榭,没有侍侯的下人,没有昆曲歌女的歌喉,只有外面已经冻瓷实的荷塘冰冷的反光。

  “侄儿见过叔父大人。”

  朱希忠:“自家人不用多礼,反显得生分了。你是个面浅的人,无事不会到老叔这里来。说吧,什么事?”

  朱伦有点紧张,红着脸,额上微微出汗:“据报,侄儿被陈洪给盯梢了。”

  朱希忠:“只怕你不是为被人盯梢这事而来吧?”

  朱伦嗫嚅道:“是有个难事。”

  朱希忠看他窘迫成这样,笑笑:“不用多说了,是徐阶找你了?”

  朱伦: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
  “他许你什么官职?”

  朱伦口吃:“是、是锦衣衣衣、佥事。”

  “那是好事,叔父已经老了,也干不了几年。以你的手段,做了这个佥事,将来说不定会成为另外一个陆炳。”

  朱伦经受不住:“叔父,侄儿惶恐,侄儿可没有这个心思。”

  “真没这个心思吗,若没有,怎么可能跑来见老夫。”朱希忠呵呵地笑起来,一摆手:“你啊你啊,老夫说这是好事就是好事,是真心替你高兴。都是一家人,我的儿子们都没有出息,在我心目中,你跟亲生儿子没什么两样。咱们朱家,将来说不好还要你来撑门面。不过,这还得看徐阶是不是能过这一关。他过了这一关,你自然也跟着飞黄腾达。若过不去这道坎,你也要随之万劫不复,可想好了。”

  朱伦咬牙不说话。

  朱希忠:“看来,你是已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