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闲臣风流>第二百二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二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“啊!”朱、徐二人再次叫出声来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朱聪浸惊道:“九公子也写风月小说儿,怎么可能?”

  他一副想不到啊想不到,九公子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背叛革命了的神情。

  九公子听他这么说,气得跳起来:“乱说什么,本公子怎么可能写这种肮脏的东西?”

  朱聪浸也是不快,对周楠道:“子木,我来你这里是求你家恩师的稿子,别人的东西我还瞧不上?现在印书这个行当不景气,管你是才子还是才女,出一本陪一本,这生意做不得。”

  阿九不服气了:“朱聪浸,你别看不起人。本公子是不屑写,若写了,绝不比王世贞差。”

  朱聪浸:“我也不跟你这小女子多说,有种你写啊!”

  “写就写。”

  “那你写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阿九提起笔,却凝在半空。

  “我念,你写。”突然,周楠朗声吟道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”

  “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。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”

  “丝!”徐、朱二人,一个是相府千金大小姐,一个是天潢贵胄,含着金钥匙出生,不用为一日三餐发愁。又不能科举做官,做生意。人生漫长,总得找些乐趣才过得下去。

  他们从小接受的就是贵族教育,艺术鉴赏力比一般人强得多,如何听不出这是一阕《木兰花令》如何识不出其中的好处,顿时都抽了一口冷气。

  这词竟是非常好。

  “人生若只如初见。”

  短短一句胜过千言万语,刹那之间,人生中那些不可言说的复杂滋味都涌上心头,让人感慨万千。开篇一句起到统领全词的作用,其余七句都是为了迎合这一句而存在,同时这一句也代表了你我受尽苦情之后的梦想:人生如果总像刚刚相识时那样的甜蜜,那样的温馨,那样的深情和快乐,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。

  梦想终归是梦想,如果真能实现,又怎会“何事秋风悲画扇?”

  这首词中含着汉成帝与班婕妤,还是明皇与杨妃相恋相爱的典故。可是,无论是再凄美的爱情都抵不过爱情的魔咒。当日的爱情誓言情深意重,却也免不了最终的背情弃义。

  伤心的是,爱情美好而短暂;悲的是,情爱的璀璨和凄凉。

  人生如果只有初见一场,那该是多美好,还是多遗憾?

  一股浓烈的惆怅和伤感弥漫在空气中,九公子想起自己不测的命运,眼泪扑簌而下。

  朱聪浸心中也是酸楚,暗叹:人生啊人生,子木果然是一代词宗,天授梦笔,凡人所不能及也!

  良久,九公子才幽幽一叹:“周楠你写得真好啊!”

  周楠正色道:“是九公子你写得好,想不想要?”

  九公子不悦:“周楠,你这是在说胡话吗,我是什么人,剽窃你的诗作?”

  周楠:“你先别急着拒绝,且听我继续说。”九公子,为了救你,我可是将压箱底的佳作都掏出来了。

  苍天啊,大地啊,这可是明穿神器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啊!

  他曾经想过自己会在什么场景抛出这个大杀器,又能为自己获得什么样的利益,想不到竟然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。

  其实,相比起一个女孩子的性命,自己未来可能获取的区区一点文名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说罢,他又继续念道:“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”

  这是《长相思》,这是纳兰容若的另外一首代表作。

  长相思,在长安;长相思,路途远。

  长相思,山水寒,影凌乱。

  塞外宿营,夜深人静,风雪弥漫,心情就大不相同。路途遥远,衷肠难诉,辗转反侧,卧不成眠。相思的又是谁,却叫人心中凄苦,耿耿难眠。

  震惊,对于九公子和朱聪浸来说又是另外一场震惊。

  但这还没有完。

  不等他们细细品尽其中滋味,第三首纳兰词又至。

  “心灰尽,有发未全僧。风雨消磨生死别,似曾相识只孤檠,情在不能醒。摇落后,清吹那堪听。淅沥暗飘金井叶,乍闻风定又钟声,薄福荐倾城。”

  这是更大的一场惊竦。

  ……

  就这样,一首接一首,或诗,或词,或曲。转眼,纳兰性德精品尽出。

  这是一场精神上的饕餮盛宴,二人如同醉酒般呆呆坐在那里,目光凄迷,久久无语。

  周楠:“这些都是九公子你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