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闲臣风流>第十一章 比文招亲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一章 比文招亲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等到刚才那人出了题目,众书生心中都是腹诽。所谓的文人雅集事先都会拟个题目,并预先透露出来叫大家早做准备。道理很简单,诗词一物妙手偶得,很多时候讲究的是灵感一现。若是弄成现场作文,若是没有文思,就算是李太白和李易安一时也是无可奈何。

  如果不实现拟订范围,大伙儿凑在一起,又恰巧没有思路,岂不是大眼瞪小眼,只闷头吃酒,弄得尴尬。

  偏生今天宴会的主人家并没有题目下来,只是下了帖子请大家,说是考较一下我县士子才学,到时候做什么诗,填什么词,再议吧。

  现在听到这人提议以月为题填词,众生都是不满。

  其中一人叫道:“翁春兄此题却不公平,愚弟不以为然。”

  原来,出题目的人姓翁名春,字应元,乃是安东县县学生,今天二十四岁,本县有名的浪荡才子。听到有人反对,眉毛一竖:“于兄缘何对本生不以为然啊?”

  “翁兄家中颇富,又是风流倜傥的性子,平日间流连于花街柳巷,常于歌妓诗词唱和,精通音律,我等却是不及也。题目是你出的,又是填词,想必翁兄早有准备,我等如何是你对手。依愚弟看来,要比就比律诗,题目得另外拟一个。”

  这话一说出口,众生都连声叫好:“于兄说得极是,要比就比律诗,题目得换一个。”

  是啊,翁和家中富饶,在青楼以诗词语撩妹是他的专长,真和他比试这项,要想赢确实有些难度。其实,翁兄为人还是不错的,平日里也大方,大家也能玩到一起,让他赢一场也无妨。不过,现在的情形特殊,自然是要争上一争。

  大家心中都是雪亮,今天的文人雅集请来的士子都是本县学业有成的未婚青年才俊。临到上船的时候,却被高之主人家林员外并没有到,换成林府的少爷梅朴。最叫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,梅家二小姐竟然也到了,说是坐在里舱里想亲眼看一看各位才子的风采。

  梅二小姐生得国色天香,今年十八岁,尚未许人。又从小读书,从府中流传出来的诗文看来,这却是一个聪慧的才女。往年间,府县的世家大族也不是没有请媒人上门提亲,可都被梅家一一婉拒了,又放出话来说,二小姐将来若是要嫁人,只肯嫁饱学之士,风流才子,家中贫寒也好,年龄大些也好,只要文章诗词做得好就成。梅家还要陪过去一笔不菲的嫁妆,不过,最要紧的是要先入了二小姐的眼。

  一个女孩子自己给自己挑夫婿的事情未免有些荒唐,但考虑到梅员外是船户出身,青年时好勇斗狠,不是正经出身,也可以理解了。

  十八佳人,尚未成亲,家产丰厚,今日又来出席文人雅集,这就值得人玩味了——难道二小姐这是要比文招亲,怎不叫人心生遐想?

  听于生揭破这一点,众生同时发出一阵鼓噪:“翁兄,此事我等绝对不肯依从,另外拟个题目。”

  见大家闹得厉害,正在主持今日宴会的梅家三少爷梅朴毕竟是一个十二岁的孩童,有些控制不住场面。忙道:“各位兄台且静一静,且静一静,此事我先问问阿姐再做定夺。”

  众人连连点头:“极是,这个题目本应该让二小姐来拟,梅世兄快去快去。”

  梅朴急忙擦了擦额上汗水,匆匆跑进里舱:“阿姐,外面的情形你也看到,得拿出个章程来。若是大家闹起来,等下须被爹爹责怪。”

  里舱和外舱只隔着一到花格,以轻纱遮挡,一个容貌出众的女子正手拿一卷书稿,睁着一双妙目看着外面诸生。

  见弟弟狼狈而来,轻叹一声,小声斥责:“阿弟,爹爹今日之所以没来出席,就是要让你和士人结识。你是个能读书的,再过得几年未必就不能考取功名,光耀我梅家门楣。外面的都是我县年轻一辈有才的青年士子,定能够成为你科举场上的助力。想不到这么下一个场面你就维持不住,真真叫人太失望了。”

  梅朴一脸的羞愧,讷讷道:“阿姐,我我我……”

  “别我我我的,多大点事,像你这么大年纪,爹爹已经聚拢了十来个同乡在水上风里来浪里去讨生活了……哎,看你模样,将来如何撑起咱们梅家……哎,罢了,我也不怪你……”我就勉强出个题目吧……”

  梅朴正处于中二年纪,此刻吃阿姐呵斥,心中顿时生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逆反:“阿姐,你也别尽顾着责备我。爹说你喜欢读书相公,今天我不是将县中最能读书的青年才俊都请过来了,你看看又哪个中了你的意思,随意挑选一个,我也好去回爹爹的话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那女子突然羞得一脸通红,再说不出话来。

  ……

  还是云娘细心,周楠今日进城所穿的袍子乃是十年前的旧衣。按说过了这么多年,早就烂掉了。不过,听她说,每过得一个月,遇到晴好的天气,她就会将周楠的衣裳拿出来晒一晒。

  如今,身上这袭儒袍虽然已经有些发白,却依旧笔挺。

  周楠比起当年那个十来岁的少年周秀才可要健康挺拔得多,袍服穿在身上,勾勒出英挺的线条,当真是亭亭如岭上松,一派儒雅学子模样,上得画舫很自然地融入安东县读书人的团队之中,并没有丝毫的不协调。

  只见,船舱中有二十多个士子,都是青衣高冠,文质彬彬,有的人甚至还穿着澜衫霍然是有功名在身的秀才。这些人大多十七八岁年纪,最大的超不过二十五。显然,整个安东县年轻一代的人尖子都被这条画舫一网打尽,未来几十年本县的文脉尽汇于此。

  舱中设了三张大圆桌,美酒佳肴琳琅满目,士子们或站或坐,竭力展示风度翩翩的俏郎君风采。

  周楠虽说很自然地混进读书人队伍中,可还是显得非常突出。古代读书人大多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又没有健身意识。又整日伏案,不是瘦如豆芽就是大腹便便。他从辽东到淮安万里路走下来,面上都是健康的光泽,又身材匀称,想不被人关注都难。

  翁春是县学生,年纪又最大,算是一众青年士子中为首的几人。他的发妻上前年难产去世,一直没有续弦,今日来赴乘夜宴,自然是有想法的,所以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